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雇佣兵系列——以我之眼

#emm……这其实是我感觉写的最好的一篇,不过你们好像不怎么喜欢´_>`


佣兵永远也不会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他不允许自己敞开心扉,去尝试接纳任何一个人。

我对他并不熟悉,屈指可数的几次碰面也仅仅只是在游戏里。

他的确很有一套,我相信想和他弄好关系借此存活的人不在少数。

他却总是游离在人群之外。他在时,没有人会刻意去注意他,当他离开时,内心明明没有发觉,气氛却不自觉的压抑。

在我的印象里,他似乎格外沉默寡言,没有一点色彩,但偏偏能带给所有人安全感。

说起来我都觉得想笑,明明都是素未谋面的人,竟然能在一场凶险致命的游戏中,把自己最为宝贵的性命交付给他。

他的身上,总有些令人不自觉依赖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总是独自一人,默默无语地扛下一切。

总有人生来便是引人注目。

哪怕是那些毫无感情的冰冷怪物,也会不自觉地去被他所吸引。

哪怕是整个庄园里最为臭名昭著的疯小丑,也曾因为他而主动提出换班。

他浑身是刺,却总有不怕疼的人。


我第一次在游戏外看见他时,他坐在窗前,昏黄的暮日光辉轻柔地打在他的侧颜上,竟把他冷峻淡漠的眉眼渲染出几分虚化的暖意。

他的膝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但他却在细细摩挲着一双布满弹痕刀疤的老旧护腕,那不是他的。

他注视着护腕,我没有看见他的眼睛。但是即使这样,我也能够感受到,他平静的外表下汹涌澎湃的情感。

“你来了。”他嗓音清冽,不紧不慢地抬起头望向我,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些许是那一瞬间大脑受到刺激后产生的错觉,些许是暮时日光的反射,我竟然看到了满目的温柔和从未在这个庄园里出现的金色光芒。

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变的混乱不堪。然后,我便沉溺于此。

他没有理会我的呆愣,手指在在护腕上拂过,“我曾经爱过一个人,那是一场疯狂的,不顾一切的,自取灭亡的爱恋。”

“不过很可惜,到了最后,他死了,然后,我也死了。” 他自嘲地笑着,“害人终害己,对吧?”

我在他的眸子里挣扎,沉沉浮浮。

他也没有管我,仍然自顾自地说着,“他可以活下去的,但他没有。我自私地把他扯入深渊,然后他以自己为跳板,把我送了上去。”

他的情绪堆积的太久了,这么多年岁下了,沉淀的东西太多了。再不找个宣泄口,他会被自己活生生逼疯。

他本来就打算一人面对黑暗与混乱,但偏偏,有人撞上来了。然后,就收不住了。

“我不配,”他看着我,声音越来越轻,“你知道的,像我这种人,不配。”

他眼里黑沉沉的,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是过来去死的。”

“但你决定想不到吧,”他忽然把护腕狠狠掷在地上,动作狠厉,“我突然发现,他活着,他背着我,偷偷的活着。”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情又无情的人?”他站起身来,那本书掉落在护腕旁边,坚硬的边角磕到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我背负了一切,他抛弃了所有。” 他紧紧捏着窗前的扶手,骨节发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沉沉吐了一口气。

然后,我听见,他笑了,语气轻松又自在,“我在当年就已经死了,那么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添这么多烦恼呢?”

他把一切告诉了我,一个仅仅只是点头之交的陌生人。

然后,他也抛弃了一切。让我一人,去反复咀嚼这些记忆。

我在那天后,再也没有见过佣兵。

也不知道是我躲着他,还是他躲着我。

只能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关于他的事情。

后来,整个庄园,被他一人搅得乱七八糟。

我偷偷去找过他。

他的身旁总有许多人围绕,气氛诡异,一触即发。

他看见我后,愣了一下,对着我笑着打个招呼。然后,擦肩而过。

他旁边的人扭头扫了我一眼。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与妒意。

那个瞬间,心绞疼的无以复加。




总会想起来的。

评论(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