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论如何快速吸仇恨(六)

#上一篇_(:з」∠)_过渡章还是要看的
#我鸽,是因为推演出来了,改思路去了_(:3」∠❀)_
#裘克的推演让我觉得,真棒。
#薇拉的戏份先放着






裘克比幸运儿先一步找到了奈布。

他一人坐在花园里,抱着膝盖,双眼毫无焦距。

听见裘克的脚步声后,奈布扭头看着他,语气不咸不淡,“裘克,你来了?”

他没搭话,只是走近坐在他旁边。

就这样沉默了好半天,裘克才说话:“那个海螺,对你的影响消失了吗?”

没有。但奈布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还爱着薇拉,但是他的爱,却只是一种虚假的欺骗。他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情感,对薇拉深深的爱恋还未消失,一股被欺骗的悲哀便已经袭上心头。

他耸耸肩,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去回答:“谁知道呢,毕竟这里一切,是否真实还不一定呢。”他停顿一下,“比如你。”

奈布抬起手,轻柔地去抚摸裘克白皙的脸颊。

“疼吗?”

裘克一愣,竟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活。

“当时缝的时候,疼吗?”

“不痛。”他垂下眼睑,低声回答。

奈布深深看了一眼裘克,话语里听不出喜怒,“你长大了。”

他撤回手,却被裘克一把握住。

“别这样,奈布。我不想提以前。”他的语气近乎于恳求。

奈布没有抽回手,他知道,哪怕是在人类形态下,监管者的力量依然远远高于求生者。

“你拿我当哥哥,我可以不去说。但你现在,必须要我来点醒你。”他缓慢的,一字一顿道。

“都过去了。”裘克拔高了语调。

“别欺骗自己,你爱的依然是她。”奈布用另一只手去揉他火红色的发,语气难得温柔“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她的一个缩影而已,我知道的。”

“不是,不是的……”裘克眼眶微红,他想像以前一样,去搂住眼前的人,寻求安慰。

但他却又偏偏清楚的知道,他现在只能从他的口中得到更多的伤痕。

“裘克,你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我还会看你的表演,还会为你送上你应得的荣光,没有人能超过你。但我不是她,我不是那个陪伴了你整个少年时光的女人,我是一位雇佣兵,不是一位驯兽师。”

他笑了,“小疯子,你还不明白吗?”

依稀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马戏团,第一次表演失误时,所有人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欣赏着他的窘迫无力。在一群哈哈大笑喝倒彩的人里,雇佣兵站起来,把花奋力抛到他脚下,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却依然无言的支持。

他对他释放善意,一次次在他失败时给予安慰,却吝啬到不肯分给他一丁点的信任。

他惨然地笑了,“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呢,就一次。”

奈布叹气摇头,“你的眼睛里,所有痴迷疯狂的爱意,都不是给我的。你留给我的,永远都是依赖与敬重,”他别开自己注视着裘克的目光,看向花园里最中心的一朵白色小花,“对了,还有无边无垠的孤独荒芜。”

裘克放开了他的手。

奈布没有去理会他,他的手上仿佛还有裘克的体温,随着脚步声的逐渐远去,温度被风悄无声息地带走。

他便又回到了之前,孤身一人。

所有的爱恨纠缠,他总是处在中心,却又与他毫无瓜葛。

一切的一切,总是这样。

睡一觉吧,睡一觉起来,什么都会变好的。

隔着苍茫遥远的时空,妇女温柔婉转的声音再次安抚着他。

评论(15)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