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四)

#为了防止你们忘剧情所以特地贴心地放一下上一篇的链接,嘿嘿嘿不用谢(๑´ㅂ`๑)
#修罗场预警
#大型ooc争宠现场

玛尔塔冷着脸,身后是美智子和薇拉的谈笑声。

她实在不明白这种无意义的语言上的明争暗斗有何意义。

她加快了脚步,不想再听见她们无聊的声音。

刚拐过一个转角,她便停下了脚步,蹙起眉头。

“怎么了?玛尔塔小姐。”美智子柔声道。

薇拉嘴角微翘:“走吧,难道前面有什么吗?”

奈布的刀还未从裘克的脖颈上挪开,裘克垂眸,静静地看着他,像是短暂的癫狂过后突如其来的平静。

杰克站在距离他们有大概五米远的地方,仿佛被排斥在他们之外,他注视着面前的闹剧,嘴角始终噙着一丝冷笑。

“奈布,”裘克终于开口了,那双红眸里一片空洞,像是情感全部宣泄出去后一瞬的荒芜,“我有点累了。”

他没有顾忌那把毫不留情抵着他命脉的利器,直接俯下身,把头埋入他的脖颈间,搂在他腰上的手逐渐收紧,像是之前每一次受委屈之后的撒娇。

那把刀最终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但随即便被收了回去。

他永远只会拿他的心软去祈求原谅,但他却被这一招吃的死死的。

“奈布,你觉得,你现在哪里还有一点雇佣兵的样子?”杰克的语气里满是傲慢与嘲讽,他一点也不喜欢看到奈布心软。

“雇佣兵?”奈布一下一下顺着裘克的红发,听到这话时他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不咸不淡道,“杰克,你忘了吗,我已经退役了。”

“那么你不觉得,你对于裘克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奇怪?”杰克下意识跳过那个话题,漂亮的像宝石似的金红色的瞳孔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他身材高挑,这样直直地盯着别人看,很容易造成一种压迫感。

奈布可以清楚地察觉到裘克的身子在杰克说出这句话时瞬间僵硬,甚至还可以感觉到他微弱的颤抖。

他撩起眼皮,看着杰克,在气势上竟是丝毫不输于他。

“你知道的,”他轻声说,“我一直把他当弟弟。”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杰克发出一声嗤笑,他用几乎怜悯的目光去看仍然没有抬头的裘克。

他不紧不慢地用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夹起插在他的手杖中的一支嫣红的玫瑰,走过去抓着他的头发近乎粗暴地把他从奈布的怀里拽出来。

奈布一声不吭地看着杰克的动作,没有阻止,没有劝解。

杰克把玫瑰硬生生塞进裘克的手里,他轻蔑地笑道:“去啊,去大声把你的爱说出来啊。怎么?去对他诉说你内心所有炽热的、见不得人的东西啊。你的哥哥可是会无条件地原谅你呢。”

裘克握紧手里的玫瑰,尖锐的刺刺进他的手掌里,深红色的血液混合着嫣红的花汁蜿蜒而下,滴落在深色的泥土里,悄无声息地被黑色吞没。

他鲜艳的红眸里尽是森然的冷意,就那样僵在那,过了好半会儿,他才开口,语气依然嚣张张狂。

“起码我有那个胆量和资本,我知道他会宠着我由着我胡来,但你呢?他对你和对我的区别,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他大声笑了起来,恶意满满。

杰克眼中的笑意消失殆尽,无影无踪。

他骨节分明的手逐渐化为指刃,雾气开始以他为中心弥漫开来,他的身形变的透明隐约,随即消散在白茫茫的雾气里。

“哟,戳到痛脚了,就恼羞成怒了?”裘克哈哈大笑,那支被他揉的碎烂的玫瑰被他漫不经心地扔在地下,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火箭筒。

奈布没有丝毫劝架的欲望与打算。

他就那样看着眼前荒诞的一幕,瘫着一张脸。

“够了,在游戏外私自斗殴,这是被禁止的。”玛尔塔厉声道,她动作迅速地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信号枪,熟练利落地上了膛。

红蝶拿着折扇,轻掩嘴角,她的视线扫过,毫不费力地透过层层迷雾,落在奈布身上,细细打量会儿,突然笑了:“妾身倒不知道,还有‘冲冠一怒为蓝颜’这种说法,今日倒是长了见识。”

薇拉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勾唇道:“毕竟人人都爱美,但美又不多,自然是要争的。不过旁人再怎么争抢,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

气氛瞬间变了。

评论(28)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