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主all佣】 论如何快速吸仇恨(一)

看上篇
异常潦草
我爱修罗场
修罗场使我快乐

奈布向来不是什么省事的主儿。

杰克从来不怀疑这一点的真实性。

然而就在今天,一位新的求生者刷新了他对于惹是生非的认知。

那是一位调香师,她是个穿着讲究的女士。

她戴着黑纱帽,穿着华贵的服饰,一身精致昂贵的首饰配件,腰间别着一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香水。在她的周围,能闻到一股勾人的香味。淡淡的,并不浓郁,却仿佛无处不在。

杰克很欣赏这位女士,甚至想和她结交。

但在他真正面对她时却不这么想了。

原因无它。

他亲爱的宿敌——奈布.萨贝达——被这位女士迷的神魂颠倒,一整局都一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守护着她。

在杰克去攻击时,他依然灵活地挡在那位女士身边,不曾让杰克伤到她分毫。

杰克内心有一种难言的嫉妒和失落。

他的宿敌被一位出现不到几天的女人勾去了心神。而他陪伴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获得的关注,让女人轻而易举地夺去。

在今天的游戏结束后,调香师已经稳稳当当地吸了一波仇恨。

裘克在房间里暴跳如雷,那位女士让唯一一个会认真观看他表演,并会送给他掌声、鲜花和拥抱的佣兵在游戏里没有分给他一个眼神。

哈斯塔沉默地抚摸着他的古石面具,身上浓厚的杀意与恶意几乎可以化成实质。调香师带走了他爱的小祭品的心,让他的小祭品忽视了自己。

鹿头擦拭着自己的钩子,看着屋里的几个人,感到深深的头疼。

说实话,在求生者们之中,除了威廉,奈布和艾米丽,大部分也不怎么喜欢她。

艾玛嘟着嘴,不满地看着调香师,此时的艾米丽坐在她的旁边,为调香师细细讲述着这儿发生过的趣事。

玛尔塔皱眉,以往和她并肩作战的佣兵在今天深陷情爱的陷阱,恨不得守在调香师的身边。

海伦娜和特蕾西感到有点委屈,以往会保护她们的佣兵,在今天却对她们发出的求救信号不管不问。

这个大厅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寂静。

调香师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她对于身边的三个守护者非常满意。

尤其是那一位雇佣兵。

看来自己并没有选错人,她想。

幸运儿眼中阴霾遍布,他死死盯着奈布,过了好一会,才将眼神移到调香师身上。

明天游戏,最好祈祷不要和我遇见。

不然,小心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幸运儿缓缓地笑了,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玛尔塔的手不自觉地抚摸着枪支。

海伦娜握紧自己的盲杖。

特蕾西检查着自己的傀儡。

杰克甩甩自己的爪子,面具下,神色漠然。

裘克一个人吃吃的笑,他开始了疯癫地表演。

哈斯塔戴上了自己的斗篷,依然沉默。

调香师牵起奈布的手,眼中尽是不屑。

反正我有他。

评论(65)

热度(1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