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迷局(一)

控制不住自己挖坑的手


“亲爱的,”杰克低笑道,“你真的以为,他会如在你面前表现的那样乖巧吗?”

金色的瞳孔里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暗红,奈布毫不意外地在他眼中寻找到了熟悉的杀意。

“前、前辈!我今天溜了小丑先生三台机子!”那个阳光的少年欢快地朝他奔来,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天使,盛满了最为纯粹的喜悦。

奈布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细细擦拭着他的军刀,听到少年的声音,眼神终于肯从他的宝贝上移开那么一瞬。

“嗯,不过还需要多多加油。”奈布看着少年朝他扑来,无奈地搂住他。

“不止这个哦!”少年调皮地吐吐舌头,接着手探到奈布的耳旁,轻轻一晃,一朵玫瑰出现在他的手里。

“玫瑰?不是只有杰克才种了吗?”奈布一想起杰克一个人在玫瑰园中,仔细挑选玫瑰送给他时的那副纠结的表情就想笑。

“而且,你去找瑟维学魔术了?”

“嗯,感觉这样子很浪漫。”少年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羞涩道。

奈布揉揉他的脑袋,没有去追究玫瑰的来历。

圣心医院里。

“放血很好玩吗?”奈布坐在二楼的边缘,居高临下地望着楼下的杰克。

开局不到五分钟,机子才摸了一个,其他队友已经全部倒了,只剩下奈布还未受伤。

“亲爱的,我一般可都是速战速决的。只不过,这次有了你。”绅士优雅地甩了甩他金色的触手,“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而已。”

奈布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干净利落地跳了下去,“不就是打了几炮而已,用得着作出这副假惺惺的样子吗?”

杰克不顾奈布的挣扎,把他抱起来,朝着电机走去。

“这仅仅只是一位绅士的礼仪。”

“我可不敢想象你的爱人今后会不会被你所谓的礼仪而气死。”

杰克弯腰,咬咬奈布的鼻尖,“亲爱的,不要诅咒自己。”

“艹。”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还有,和那个不知名的幸运儿走远一点,他很危险。”

“为什么?”奈布挑眉,“你吃醋了?”

“永远不要怀疑一位疯子的直觉。”杰克避开了这个问题,“除非你敢拿你爱人——哈斯塔的性命赌。”

奈布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之间还不明显吗?”

杰克冷哼一声,知道奈布已经开始恼了,倒是安静了下来。

但没过一会儿,这位绅士的手又开始做些不安分的小动作了。

“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面拿出去。”奈布斥责道。

“亲爱的,你要知道,任何一个人在明白你有多美味后,就绝不可能在面对你时心无杂念。”他微笑着。

误入歧途,万劫不复。

却又心甘情愿。



有人要看后续吗(超级小声)
有就开后续,没有就算了(更加小声)

评论(28)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