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主all佣 混乱(二)

#文如其名
#质量底下
#中长篇连载
#真的,不乱开坑了
#评论!我要评论!跪求评论!QAQ



奈布微微绷紧身躯,在青年温暖的怀里只感到无限的慌乱和烦躁。

强压下自己推开他的欲望,奈布搂住裘克的腰,笑着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最近有点忙,没有太多时间。”他面不改色地撒着慌,解释道,“今天朋友生日,抽时间出来了。乖,等忙完后找你。”

裘克摸摸自己被亲吻过的脸颊,有点提防地看着对面的克利切,“那个朋友,是他吗?”

“嗯。”他点了点头,带有安抚性的意味。

另一旁无辜躺枪的克利切无所谓地挥挥手,打算先溜一步。

“看起来你好像和他认识?那克利切就先回家了吧,再不去休息明天的课就赶不上了。你们先叙叙旧吧。”

也亏他会害怕奈布被揭穿,就那俩一时被美色冲昏了头的家伙还能有脑子思考?

裘克看着克利切远去的背影,心情显然好多了,他低头咬咬奈布的耳朵,语气暧昧:“既然人都走了,那你今晚就陪陪我吧。都快两个星期了,嗯?”

而在一个拐角处,穿着风衣的高大男人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克利切困在墙间,“哟,小骗子,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生日的话,送你个生日礼物吧。”

男人低低地笑了,摘下了他的帽子,轻轻一抖,一只白兔就从中探出了头。

“让你免费看场魔术吧。生日快乐,我的小骗子。”

克利切极其没有风度地翻了个白眼,那句否定的话语最终还是被他悄悄咽了下去。

反正免费,不看白不看。

而在另一边,威廉接到了奈布的电话。

“奈布,你怎么还没回来啊,我等你好久了。”他不满地抱怨道,带着些孩子气的任性。

“嗯?克利切没过去吗?”奈布疑惑道。

“没有啊,弗雷迪和艾玛都回学校了,只有我还在等你呢。”他像是在等着大人夸奖的小孩子。

奈布无奈的笑了一下,放柔了声音,满足了威廉,“对对对,我们威廉最好了,最棒了。”

裘克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正舔舐着他的锁骨。听到这句话,不满的轻咬一下。

奈布觉得自己在带两个孩子。

“威廉,今天我不和你一起走了。有人约了我。”

威廉瞬间暴躁了:“凭什么啊,明明是我先约你的!而且我明明才是你最好的兄弟啊。”

奈布有点庆幸自己没有开免提,不然裘克听到肯定会炸。

到时候……两个人一起闹,他还真招架不住。

“乖啦,是好长时间没见的朋友,今晚刚好遇见了而已。”他轻笑道,“威廉,别老跟个孩子一样。虽然这样子的你很可爱,但你已经长大了哦。”

威廉气呼呼地挂了电话,然后突然想起来还没有说再见。

我是傻子嘛!?竟然不说再见就挂了他的电话!他会生气的吧,一定会的吧……

威廉抱着头哀嚎。

“对了,裘克,”奈布纵容着裘克越发放肆的动作,“你一个人来的吗?”

“怎么可能?”他反驳道,“我已经有你了。”

“嗯?那你是和朋友来的?”

“没错,那货说要在这儿偶遇之前遇到的一个人。我估摸着是可能是之前和人家来过一发,然后处男情节爆发,过来找人了吧。”裘克嘲笑道,“这家伙也是脑子抽了,一晚上而已,就把人惦记上了。”

处男情节?

奈布一顿,满满的罪恶感充斥在心头。

不过,这年头竟然有这么轻易就交出……的人吗?当时他就看着顺眼随口撩了几下,而已。

“不谈他了,”裘克嘟哝着,和他交换了个火热的吻,“让我们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吧。”

奈布无声地叹了口气,默许了他。

而藏在阴影处的人不敢置信地捂住嘴,看着两人亲昵的场面。





突然想起来我曾经在某群里说过打死都不开连载的……
现在,真香~

评论(9)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