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主all佣 混乱 (一)

#文如其名
#质量底下
#中长篇连载
#真的,不乱开坑了
#评论!我要评论!跪求评论!QAQ

“逃出去吧,别再回来了。”那个高大的绅士抱住他,在他的额上轻柔地落下一个吻。

“这里是地狱,而你不应该在这。”

奈布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他梦到了一场血腥的杀戮。而刽子手却在屠杀了所有人后放过了他。

“最近又开始做这些奇怪的梦了,”他抓抓头发,自言自语道,“该让艾米丽给我看看了。”

他也没了睡意,刚打算去看看电视,手机就响了。

奈布挑挑眉,点了接通。

威廉的声音带着他独属的热情与开朗:“奈布,我们在学校旁边的酒吧,最近弗雷迪去那儿学习调酒,咱们去玩玩吧。”

“弗雷迪?”奈布有点惊讶道,“他不是在备考吗?”

“得了,这就是学霸。”威廉无所谓道,接着又兴奋地说,“奈布快点儿,今天的主唱是个以前没有见过的日本女人,长的不错,声音也好听……”

威廉叽叽喳喳的给奈布说着话,这么大一个人了,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爱说话。

奈布无奈地笑了一下,开始换衣服出发。

奈布一踏入酒吧,就看到了冲他挥手的威廉和坐在吧台上的弗雷迪。

他走过去,随手开了一瓶酒:“这里就咱们几个?”

弗雷迪把一杯已经调好的酒递给奈布,耸了耸肩,“怎么可能,那几个爱闹事的都在,而且海伦娜也在。”

“海伦娜?她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地方吗?”奈布惊讶地看着弗雷迪。

旁边的威廉凑过了,一把搂住奈布,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酒。

“她好像和那个日本女人认识,不过关系好像不怎么样,刚才还讽刺了她几句。”弗雷迪选择性忽略了在奈布怀里卖蠢的威廉。

“奈布,”玛尔塔走过来,身后跟着安静的海伦娜,“很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海伦娜情绪有点不大稳定,我得送她回家了 ”

奈布注意到了海伦娜握着盲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脸色格外不好。

他轻声嗯了一下,推开黏在他身上的威廉,用两根手指从衣兜里夹起一颗糖,递给海伦娜。

“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一家甜品店,想着你爱吃甜品,就想进去给你买个蛋糕,后来突然想起来你一般不过来,就随手要了颗糖,打算明天给你。”

他摸摸海伦娜的头发,“既然你在这儿,那颗糖就现在给你了。”

海伦娜把糖攥的紧紧的,小声道:“谢谢。”

玛尔塔知道奈布又在乱撩了,无奈地看着他,也就任他去了。

“海伦娜,走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她提醒道,拉着海伦娜离开了。

“奈布,我也要吃糖!”海伦娜一走,威廉就开始抱住奈布的腰乱嚎。

“得了吧你,”奈布冷酷无情地说到,“你没有糖吃,只有漂亮的海伦娜才有。”

“我很帅啊!奈布~糖~”

弗雷迪感觉自己被秀了一脸。

这就他忍无可忍即将爆发的时候,克利切和艾玛的到来终于打断了奈布和威廉之间黏黏糊糊的气氛。

“嗨,奈布。”艾玛俏皮地对他打了个招呼。

“艾玛,克利切,晚上好。”

“晚上好,奈布。”克利切对他挥挥手,嘴角的笑容满满的幸灾乐祸。

“奈布,你还记得那位小丑先生和他的朋友吗?”他坏笑道,“今天他们都在哦。”

奈布不敢置信看着他,“你认真的?”

“怎么了?”威廉迷茫地看着他们,“你们去马戏团了吗?”

艾玛同样搞不清状况。

弗雷迪推推眼镜,手下调酒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歇。

“克利切,”奈布站起身,漫不经心拍拍因为他的忽视而逐渐暴躁的威廉,“我想我们该走了。”

“不不不,为什么不干脆现在解决呢?”克利切若无其事道,“或者你现在去打个招呼叙叙旧?”

“我疯了吗?”他冷哼一声,倒是平静下来了。

“走吧,陪我去趟厕所。”他拉着克利切。

“所以……到底是怎么了?”艾玛环视四周。

威廉正因为被奈布丢下而闷闷不乐,自然也没有搭话的兴致。

倒是旁边一直专注调酒的弗雷迪开口了:“还能怎么了,自然是惹了一屁股情债。”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被酒吧里喧杂的人声淹没的无影无踪。

而另一边,克利切取笑道:“现在知道急了?”

奈布烦躁地斜靠在墙上,唇间叼着一支烟,“废话,本来当时也就约个炮,好聚好散。看他技术不错,就来了个长期合作。谁知道赖上我了,我怕他一时间分不清床伴和情人的区别,就另找了个。谁知道那两个还是兄弟,艹。”

克利切吹了个口哨:“他们现在应该都不知道你具体做了什么吧?”

奈布懒散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怎么可能,我只知道你和他们上床了。”他摊手。

“不过我劝你还是尽量和他们断了关系吧,那个裘克是咱们学校的,大三。杰克是隔壁学校的,也是大三。那两个关系好,成天乱晃,万一刚好遇见,下次被揭穿打死。”克利切真诚的说。

“啧,”烟雾缭绕,遮挡住他的眉眼,“先等等吧,等他们对我没有兴趣吧。”

“其实我真不明白,”克利切摸摸下巴,“为什么放着威廉不找而去找其他人呢?”

“你说什么呢!?”奈布掐灭烟头,冷冷道。

克利切嗤笑一声:“你不明白吗?奈布,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威廉呢?他现在也就只有自己不知道他喜欢……”

“闭嘴!”奈布狠狠踢了一脚墙,发出沉闷的响声,“我只把他当弟弟。他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得了,克利切可不怕你,”克利切语调没有丝毫起伏,“你要是真的把他当弟弟,还会这么放任他吗?你还不如一开始就直接找他,现在好了,倒是又扯上了两个人。”

奈布深深叹了一口气,“再等等吧,等我把这些破事处理完,等他成熟点再说吧。”紧接着,他话题一转,“
你不是一直喜欢艾玛吗?怎么最近和那个魔术师扯上了?”

“那是个意外……”克利切的脸渐渐阴沉下来,他还没有开始说话,看到了另一个人。

裘克!

奈布瞳孔猛然一缩,还来不及躲闪,就被裘克抱了个满怀:“亲爱的,最近怎么没有找我了?”

完球了。

评论(8)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