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雇佣兵系列——以我之眼

#ooc属于我
#被直男杰克虐到哭
#想要白纹抱抱(痛哭)

我蜷缩在草丛中,双手紧紧捂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在清冷的月光的照耀下,我看到我心爱的佣兵,在和那个叛徒,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屠夫——杰克,拥抱在了一起。

我看到他们在彼此耳旁低语,我看到他们开始亲吻在一起,深情款款。

这样的局面恶心的我想吐。

我无法接受我所爱的人,是一位同疯子一起杀戮,背叛自己组织的罪人。

比起来,我更愿意相信,他只是被狡猾的魔鬼一时诱骗的精灵。

我无法冲上去把他们分开,事实上,我现在必须隐藏好自己,活着回去。

尽管我很厌恶杰克,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

这片废墟中的十几个尸体,被鲜血浸泡的湿润土地,以及我的一条腿,全是他一个人的杰作。

我咬紧牙关,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奈布,我相信你,你一定只是假意屈服的对吗?

你一定,不会背叛的吧。

我近乎懦弱地祈祷。

我看见奈布伸手摘下杰克的面具,那个一向冷漠的开膛手此时却笑的温柔,纵容着他,俊美的脸上全然是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痴迷爱意。

也许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的原因,他放松了警惕。

轻轻抚摸着雇佣兵意外柔软的头发,他的眼中全是向往。

“奈布,我们做个普通人吧。”他轻声道。

周围静悄悄的,我能很轻松地听到他们的声音。

说实话,我并不相信这个沉迷于杀戮的男人所说的普通。

奈布抬起头,对上杰克温柔的目光,犹豫着,没有开口。

“亲爱的,”杰克在他的额上落下一个吻,“相信我,我会让你,过上你爱的日子的。”

我看到奈布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紧紧抱住杰克的腰,踮起脚 主动去亲吻杰克的眼睛。

“杰克,”他把手放到杰克的眼睛上,遮掩住他的目光,“闭上眼睛,我给你一个惊喜。”

杰克笑了一下,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当他用饱含爱意的声音说话时,怕是谁都无法逃脱他的诱惑。

但是正是这样一个危险而又富有魅力,能轻易置所有人死的可怕男人,却无比温顺信服地闭上了眼。

看不出一点点防备。

莫名其妙,我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奈布的脸上,仅仅只是漠然而已。简直,看不出一丝丝的爱恋之意。

我告诉我应该可以放松了,我的奈布没有背叛我。

但是,做不到。

他把属于自己的佩刀拔了出来,利刃划过刀鞘,

我相信杰克一定能感受到奈布身上逐渐散发出来的杀意,但他却没有动弹。

“奈布,”杰克仍然闭着眼睛,“我爱你。”

我绝望地捂住眼睛,没有看向他们。

我又听见了,这耳熟的,刀刺入骨血之中的声音。

“我知道,”奈布把刀拔出来,有血珠溅到他的眼角,硬生生勾勒出一丝魅意,“但是,你应该知道,欠我的,迟早要还。”

他支撑住杰克逐渐冰冷的身体,把他抱的很紧。

“你后悔了吗?”奈布轻声问。

杰克费力地咳了咳,他的意识逐渐消散,仍然回答了这个问题。

“从来不。杀了她,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我清晰地听见奈布骂了句脏话,然后他将杰克狠狠掼在地上,用脚碾压他的伤口。

杰克闭上眼睛,他的声音微弱,我却听的一清二楚。

“恨我吧,下辈子也来恨我吧。”

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

明明……不应该这样的啊。

他们,不是爱人吗?

我感到茫然,也有一点兔死狐悲的苍凉。

仿佛,我就是下一个爱着奈布,心甘情愿,毫不反抗死在他刀下的杰克。

但我应该高兴。

我听见他的脚步声正慢慢朝我靠进。

我勉强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努力笑着看着奈布,“奈布,我就知道你你不会背叛我我们的。”

我的声音在颤抖。

他低头,看着我,没有出声。

在对上他眸子的那一瞬间,我恍惚间觉得自己看到了恶魔。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里面是一片荒芜,没有丝毫情绪,空洞无物,又吸纳吞噬着所有的恶意与善意。

了无生机。

“奈布,你……”

又是刀没入身体的声音,我曾经在他的身边,听过无数次这样的声音,但我终究没有想到,我爱的人会这样对待我。

我们曾经一起作战,互相包扎,甚至冒死相救啊……

杰克死前,也是这样想的吗?

我没有力量去思考了。

雇佣兵擦擦刀身的鲜血,终于笑了。

他拨通了对讲机。

“报告,0110正式完成潜伏任务,成功杀死开膛手,并歼灭敌方司令官玛尔塔,及士兵22人。时限五年,花费四年。请核对。”

他骗了所有人。

评论(1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