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窥视(一)

#abo

#奈布ALPHA

#想写痴汉攻很久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ALPHA也会被别的ALPHA惦记上。


奈布皱着眉头,把玫瑰花毫不留情地扔进垃圾篓。不得不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让他很是厌烦,而且上面还沾着点儿属于别的ALPHA的气息。


那股浓郁的玫瑰香气却让他止不住反胃。


改天把那家伙揪出来揍一顿吧,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垃圾篓里的玫瑰,阴郁的眉眼间满是戾气。


他可以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雇佣兵的警觉让他瞬间反应过来了。


在这个昏暗又复杂的小巷子里,跟着他说不上难,却也不算容易。更何况他还在有意地甩开那个家伙。


那股似有若无的玫瑰花香萦绕在他鼻尖,淡淡的,却又能轻松嗅到。


这是第八次。


奈布低低骂了一句脏话,闪身进了一个狭窄的胡同,等着他自投罗网。


讲真的,打死吧。


他默默地想。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掐准时机,翻身把男人抵在了墙上,一手扼住他的咽喉。


“第八次了。”他不咸不淡地说,“没有下一次。”


“而且,我觉得你可能对我的性别有什么误解。”奈布扼住他咽喉的手不由得收紧,“我是个ALPHA。”


男人低低地笑了,他似乎并没有因为姿势而不安或不满,依然游刃有余,“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开始有意识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郁的玫瑰香气充斥着这狭隘的巷口。


奈布嫌恶地瞪了他一眼,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来,来稀释这股过于浓稠的气味。


血腥味开始弥漫,和玫瑰的气息交融在一起。男人眯起眼睛,竟然享受一般地嗅了嗅。


这个变态。


奈布被恶心到了。


他揪住男人的头发,迫使他低下头,然后又狠狠给他肚子来了一拳。


男人闷哼一声,没有挣扎。


于是奈布又给他来了一拳,然后拽着他的头发让他平视自己,“你想要什么?”


他没有用回答奈布,反而是笑着看他,“亲爱的,我被你打勃起了呢。”


抖m。真tm恶心。


奈布吐了口唾沫,松开了手。


“滚吧。你想要什么呢?”他冷笑着问,“和一个ALPHA,尝试一场没有快感的性,还是一次与爱无关的恋爱?”


男人直起腰,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巨大剪刀。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我很喜欢你的味道。”


他微笑着,同时拿出了那把剪刀。


开膛手啊。


奈布冷笑,随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不起眼的小刀。


“就当老子为民除害,今天把你打到叫爸爸。”


他凌厉的眉眼带着不屑与轻慢。


高傲又漂亮。



哈斯塔站在阴影里,看着和男人对峙的佣兵,眼神几近贪婪地描摹着他苍白却张狂的面孔。


评论(4)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