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灵感来源于西瓜的鱼

#那首歌真好听,我爱瓜瓜,他超棒

#部分句子为歌词

#安利你们去听

他潜藏在海面下,那双巨大的暗红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轮船上带着兜帽的一位阴郁的少年佣兵。

正值深夜,四周除了海浪的声音外,便是少年的哼唱声。头上是漫天璀璨旖旎的星海,可在他眼里,却远远不如那伫立着的佣兵眼里的一半风光。

那里面是万籁天际,温柔,精彩又神秘。

他小心地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怕佣兵发觉自己的存在。


他曾是一位神明。

以血为祭,献出生命,痴迷的信徒渴望他强大的力量,对他抱有无上的崇高敬意。

他浑身浸泡在黑红色的血液里,啃噬着世人阴暗残暴,丑陋贪婪的灵魂。

“那是一位控制杀戮与战争的强大又冷漠的神灵。”

他常常躲藏着暗处,沉默地倾听他们的话语。

——可我想当一条鱼。

在深海中沉溺。

于是他便真的洗去自己所有的记忆,妄想当一条鱼。

有海风轻柔地吹过,亲吻佣兵的脸颊和发际。佣兵微微睁大眼睛,伸出自己的手,仿佛在尝试抓住那一缕温柔的风。

瘦弱苍白的手腕在空中微微颤抖,哈斯塔忽然想去触碰他纤细的手指。

这一切都让他沉溺,又难以企及。

他一摆尾,重新游回了深海。细小的气泡翻涌,漂浮到海面上。

他不过是一条鱼,在深海沉溺。

困在海底丛生的荆棘里,每摆一次尾,身上便会多出几道划痕,疼痛瘙痒。

层层叠叠的阴影压住了他。

他也从来没有想离开。

直到那一天,他恍惚间,听到了一道隐隐约约的轻声哼唱。

他想去看看他,看看是谁的声音,让他着迷。

于是他拨开海底丛生的荆棘,妄想一触他的身影。

直到光明消失殆尽。

他回到了寂静漆黑的世界,一动不动地沉睡。

他知道,明天他们即将结束海上的旅途。

他终将与黑暗为邻,却依然为明日的相见心动不已。

那时他将会为他带来最为洁白的浪花。

直到连摆尾的力气都失去。

那也是一条鱼能做的,一切了。

若你欢喜,不如全都予你。

“亲爱的,快看,”红发的男人搂住雇佣兵的腰,笑眯眯地说,“那条鱼拍打出的浪花真漂亮。”

佣兵冷漠地抬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随即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不过是一条鱼罢了。”

哈斯塔重新睁开了他的眼睛,做回了神明。

依然如旧的冷漠残忍。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