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

#哈斯塔主场

#假如要是看不懂,那大概就是忘了我的伏笔吧



海边的天空阴沉,乌黑色的云大片大片的重叠挤压,耳边呼啸的冰冷海风宛如刀般锋利,把他赤裸在外的皮肤割得生疼。


他却仿佛失去了痛觉般,俊朗的面容依然不冷不淡,就像他无数次看见他那般。


哈斯塔垂下眸子。


高大邪气的恶魔收敛了自己所有的危险气息,沉默不语。


“我以为,你不知道的。”奈布轻轻握住他冰冷苍白的手腕。


“你说的是那件事?”哈斯塔反问。


装傻。


又在装傻。


哈斯塔没敢看奈布。他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可即使是这样,他的脸上却依然镇定自若。


奈布极轻级轻的笑了一下,伴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被风送入他的耳朵。


他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闪着晦涩不明的光,“你知道薇拉的一切,也知道那个海螺。你让幸运儿去搅局,海伦娜她们的所有行动、打算,也是你在潜意识的影响。”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哈斯塔问,“我是一位神明,可我却也仅仅只是游戏的一名参与者而已。”


奈布抬手,掀开他的兜帽,棕色的柔软发丝被海风吹得凌乱,他没有松开握着哈斯塔的手,看向辽阔无边的深蓝色的海。


“你不知道,我有多了解你。”


哈斯塔忽然僵住了。


他艰难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可惜喉咙干涩,竟然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潮湿的水汽随着海风扑面而来。


“……我以为,你从来没有,看见我。”


“你总是关心那个小疯子,和那个嗜血的假绅士在一起吵架。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奈布微微皱起眉头,冷声道,“我在和你谈薇拉的事。”


哈斯塔却依然自顾自的说话,“你看着总是自由潇洒,可我知道,你活的不快乐,一点也不像你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他低低地笑了一下,自嘲道:“毕竟,我是神啊。无所不能,能轻而易举感受到你们情绪的神啊。”


“我终日与黑暗为邻,从未见过所谓光芒,可我想让你看看。于是我把那个海螺给了她,只要你喜欢,我就可以给我所能给你的一切。”


可神不是无所不能的。


“但是,我最后,终于嫉妒了。”磁性低沉的华丽嗓音中在最后,却染上不可避免的嫉恨痛苦。


一瞬间,大雨倾盆而下。


哈斯塔终于抬起了头,那双暗红色的漂亮眼睛里藏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


在雨幕里,一切模糊又冰冷。


奈布松开了他的手腕,却在下一秒被男人拉进来怀里。


他原本清醒的脑海昏沉,只觉得好笑。


又是一场滑稽的闹剧。


“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这样想。”他抬头直直看向那双眼睛,“你终日与黑暗为邻,却曾是我唯一的光亮。”


他叹了一口气,“我们曾经都有过机会,可惜却依然匆匆擦肩而过。”


哈斯塔的脑里忽然“哄”的一下,炸了。



身姿挺拔的帅气绅士穿着一身西装,领口处别了一朵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


他站在雨后初晴的花园里,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


“想通了吗?”


评论(1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