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八)

#鉴于我好长时间没更这篇,我建议你们还是去翻翻之前的回忆回忆。



幸运儿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奈布单独呆在一起了。


在游戏里,他们为了输赢而挣扎拼搏。在游戏外,他们被各种琐事缠身。而自从薇拉来到这个庄园时,他们甚至很难聊上几句。


那个在他初到庄园时,对他处处照看,教导的佣兵的身影,也不知什么时候逐渐模糊不清。


幸运儿歪着头,看着奈布的侧脸,眼底清澈,了无杂质。那种眼神,自从他来到庄园后,露出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忽然开口,低低地叫他一声,打破这一片寂静,“前辈。”


奈布轻轻应了一声。


幸运儿张开嘴,想说话,却突然难过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想说,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像以前那样了,我特别特别崇拜你,特别特别喜欢你,特别特别想和你,在一起。


他把这些话在心里嘶吼,反复重复,却只敢在现实中怯怯地,扯出一张腼腆的笑脸。


于是他便沉默着,奈布也没有催促他,他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等他开口。


“前辈,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你这样一起待着了。”


奈布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转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认真看他。


看他微微卷曲的金黄发丝,看他脸颊上点点的小麻子,看他那澄澈如琥珀的眸子,看他那张似是无辜稚气的脸。


好像,变了。


他莫名回忆起,少年初来乍到时,那双璀璨发光的眼。


原来,也是会发光的啊。



奈布再次看见薇拉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他站在湖景村的海边,耳边是呼呼作响的磅礴海风,冰冷的海水打湿他的裤脚。


大门已经打开,两个队友已经离开,他却直直地站在那里,看着站在门口的薇拉。


高傲的调香师站在大门口,皱着眉头,不耐地看着他,“这局监管带的传送,你还不走吗?佣兵。”


奈布垂下眼睑,一步步走过去,他的语气平静,“薇拉,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


薇拉错愕地睁大眼,而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宛如一只高高在上的贵族猫咪,自大骄傲不可一世。


“你可真是会说笑话,我可不会在意你这种人。”她笑着,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传送的声音响起,薇拉已经失去耐心,转身出了大门。


奈布没有离开,他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红色光芒,就那样等待着。


“我想和你看看海,哈斯塔。”他说。


评论(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