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听说今天裘克失忆了

#诸君,我想……


今天的裘克异常暴躁。

求生者们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来自本能上的畏惧。

艾玛嘟着嘴,缠着佣兵抱怨道:“不就拆了几个椅子吗?他至于那么生气吗,竟然还放血。艾米丽小姐今天也被吓惨了……”

奈布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听她抱怨,那双一向神秘的灰蓝眸子里全是对于少女孩子气的纵容与宠溺,温柔又漂亮,漂亮极了。

艾玛抱着他的手臂摇晃,气呼呼道:“你也不安慰我!我好疼的。”

少女水盈盈的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属于她的天真烂漫一览无余。

奈布被她看的心软,叹口气,揉揉她的棕发,“好了好了,我待会帮你欺负回去。”

艾玛这才笑了,奈布支着下巴看她,最终还是垂下眼睑。

不一样,和他不一样。这样的孩子,是被宠着的,让人心甘情愿的宠着。

开局他便听到了一首幽幽的童谣,本应该是充满欢乐的游乐园却成了血腥的地狱。

奈布坐在旋转木马上养乌鸦,猜测着裘克来到这里的时间。

……5,4,3,2,1!

他一个侧身离开了木马,也完美错开裘克的火箭。

高大的红发男人直起腰,华丽而富有攻击性的妆容与手上庞大沉重的火箭都明晃晃的彰显他的危险与不容接近。他冷冷看着矫健的佣兵,再次举起了手里的火箭!

奈布却丝毫不畏惧,他挑衅地对裘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一个护腕瞬间拉到了板区。

他知道,裘克一定会追上的。

果不其然,他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在快速的追上了。

对于小丑不能贪板,他反手便是一个放板。

裘克没有绕开板子,而是直接浪费一个无限锯锯断了板子。

追逐佣兵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模糊的记忆告诉他,他很有可能会浪费一局的时间,然后栽在这个佣兵手里。但是,还有一种更为隐秘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叫嚣:抓住他!无论有多少人离开,他必须留下来!

他一向按心情行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看着前面奔跑的佣兵,一种奇怪的念头升起的莫名其妙。

游戏里虽然感受不到痛觉,但是被击倒的感觉还是让人不爽。

奈布咬着牙靠着墙,大门已经开了,但是幸运儿却不知道为什么,依然没有从大门离开,导致他现在连投降都没有办法。

裘克放下了手里的火箭,他一步步走向佣兵,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带着恶意与跃跃欲试。

不知道为什么,奈布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里升腾起的恐惧与不安像来自地狱的藤蔓缠绕着他。

“你知道吗,我想上你很久了。”裘克伏下身子,食指和中指并拢,抬起佣兵的下巴。

他看着对方忽然收缩的眸子,残忍地笑了,黏腻阴冷的话语像是冰冷的毒蛇,一点点刺入脸上苍白的雇佣兵的心脏,“幸运儿其实走了,可惜好像游戏出了什么问题呢。所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来慢慢享受着一场狂欢 。”

他肆意的大笑起来,像是很久以前,他也被对方这样冷酷的伤害过。






我想……写肉。( ’ - ’ * )

评论(10)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