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all佣】 异装游行

#新皮肤梗,有人想看,我就写了
#后续……你们觉得呢?_(´_`」 ∠)_



那是一场无比盛大热闹的游行仪式。

威廉向来不愿去考虑那些带有微妙政治和示威色彩的行为背后所蕴含着的深意,他我行我素惯了,行事也是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他的原意是打算在那里好好玩玩的,马戏团整日都是无聊的表演和被用烂的套路,没有一点新意。

谁知道,这次的游行却无聊至极,那各种粗糙的服饰装扮让他倍感无趣。

聚在一起的人们高声谈论着和他们压根就不相干的毫无意义的话题,宣泄着对政府和国家的不满,还透露着对于未来毫无抵抗挣扎之力的绝望。

威廉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骚动,威廉挑挑眉,带着些许还没有被完全磨灭好奇挤进人群里,想去看看热闹。

只只一眼,他便被对方给吸引住了。

白鹰。

孤高冷傲,性格奇怪,速度也是不一般的快,实力强劲,倒是与它孤僻的性格不怎么相符,威廉想。

他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蛮牛扮相,暗自嘀咕起来:不知道那个人的性格如何,大概也是和白鹰差不多吧。

他挤出人群,抱着自己的橄榄球跟着白鹰前进的步伐,两人之间几乎没有多少距离。

白鹰注意到了他,停下来打量他。

威廉此时却莫名的有些紧张,事实上,他连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跟着白鹰,连自己都不知道。也只是不想,离开这么一个人。

他性格冲动,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蛮牛吗?”白鹰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也和他的扮相差不多,清冷冰冷,如坚冰黑石相撞,又如泉水叮咚,却又带了些喑哑,狠厉与冷淡巧妙结合在一起。扰的他呆愣在那里,宛如一个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年面对喜欢的少女一般。

白鹰灰蓝色的眸子带着探究,细细打量着他这一身的装扮。

“你是过来享受这里虚假的欢乐愉悦的吗?”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浅淡柔和的笑意,带着对青年这一副天真莽撞样子的包容。

威廉一愣,他毫不掩藏语气中的不满与抱怨,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在撒娇一般。“这里连最基本的热闹气氛都没有。”

白鹰形状漂亮的眼睛弯了弯,他对于眼前的大男孩特别有耐心,他们边走边聊,“这本来就不是一场纯粹的节日庆典,它不过是一出凶险的游戏罢了。”

威廉撇撇嘴,他并不喜欢这些掩藏在欢声笑语中的层层杀机。

一个扮作黑天鹅的女人走了过来,威廉的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她,却惊讶地发现她的腰间别着一支漆黑发亮的信号枪,被黑色的羽毛遮挡着,要不是认真看,根本发现不了这名美艳女人的危险性。

“奈布,我们该走了。”她艳丽的脸上却是一片冰冷,“轮到我们出场了,再不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的话,他们便又该放肆起来了。”

说到这,女人讽刺地笑了一下。

奈布点点头,随即他歉意地转头看了威廉一眼,“你应该回家了,马上这里就会变的危险混乱。”

那女人像是这才注意到他,漫不经心地扫他一眼便拉着奈布的手逆着人流奔跑。

威廉没有跟上去,他知道,马上就能再次看见奈布了。

他顺着人群移动,这里乍一看是如此的喧哗热闹,欢声笑语夹杂其间,但他们都心知肚明——在这层表皮下的黑暗丑恶。

一声枪响彻底撕开了这虚伪的伪装。

灰白条纹的斑马放出分身,他的魔术棒帮助他在人群里悄无声息地捣乱;独自一人的孤僻羚羊少女冷眼旁观,她的手上是神赐予的圣物;高傲优雅的长颈鹿轻蔑地看着慌乱的人群;带着鹿角的沉默男子在人群里格格不入,他微微睁大的眼睛看起来有点惊讶……

威廉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发出枪声的地方奔跑。

一只受伤的白鹰,身姿仍然矫健,他对着急忙赶来的蛮牛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一下出现在他身边,威廉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现在,”白鹰伏在他的耳边,靠在他的身上,声音微弱,“带我离开这里。”

他顿了顿,接着道,“去华特街,我要去见一个人。”

评论(7)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