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窥视(一)

#abo

#奈布ALPHA

#想写痴汉攻很久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ALPHA也会被别的ALPHA惦记上。


奈布皱着眉头,把玫瑰花毫不留情地扔进垃圾篓。不得不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让他很是厌烦,而且上面还沾着点儿属于别的ALPHA的气息。


那股浓郁的玫瑰香气却让他止不住反胃。


改天把那家伙揪出来揍一顿吧,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垃圾篓里的玫瑰,阴郁的眉眼间满是戾气。


他可以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雇佣兵的警觉让他瞬间反应过来了。


在这个昏暗又复杂的小巷子里,跟着他说不上难,却也不算容易。更何况他还在有意地甩开那个家伙。


那股似有若无的玫瑰花香萦绕在他鼻尖,淡淡的,却又能轻松嗅到。


这是第八次。


奈布低低骂了一句脏话,闪身进了一个狭窄的胡同,等着他自投罗网。


讲真的,打死吧。


他默默地想。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掐准时机,翻身把男人抵在了墙上,一手扼住他的咽喉。


“第八次了。”他不咸不淡地说,“没有下一次。”


“而且,我觉得你可能对我的性别有什么误解。”奈布扼住他咽喉的手不由得收紧,“我是个ALPHA。”


男人低低地笑了,他似乎并没有因为姿势而不安或不满,依然游刃有余,“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开始有意识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郁的玫瑰香气充斥着这狭隘的巷口。


奈布嫌恶地瞪了他一眼,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来,来稀释这股过于浓稠的气味。


血腥味开始弥漫,和玫瑰的气息交融在一起。男人眯起眼睛,竟然享受一般地嗅了嗅。


这个变态。


奈布被恶心到了。


他揪住男人的头发,迫使他低下头,然后又狠狠给他肚子来了一拳。


男人闷哼一声,没有挣扎。


于是奈布又给他来了一拳,然后拽着他的头发让他平视自己,“你想要什么?”


他没有用回答奈布,反而是笑着看他,“亲爱的,我被你打勃起了呢。”


抖m。真tm恶心。


奈布吐了口唾沫,松开了手。


“滚吧。你想要什么呢?”他冷笑着问,“和一个ALPHA,尝试一场没有快感的性,还是一次与爱无关的恋爱?”


男人直起腰,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巨大剪刀。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我很喜欢你的味道。”


他微笑着,同时拿出了那把剪刀。


开膛手啊。


奈布冷笑,随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不起眼的小刀。


“就当老子为民除害,今天把你打到叫爸爸。”


他凌厉的眉眼带着不屑与轻慢。


高傲又漂亮。



哈斯塔站在阴影里,看着和男人对峙的佣兵,眼神几近贪婪地描摹着他苍白却张狂的面孔。


#灵感来源于西瓜的鱼

#那首歌真好听,我爱瓜瓜,他超棒

#部分句子为歌词

#安利你们去听

他潜藏在海面下,那双巨大的暗红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轮船上带着兜帽的一位阴郁的少年佣兵。

正值深夜,四周除了海浪的声音外,便是少年的哼唱声。头上是漫天璀璨旖旎的星海,可在他眼里,却远远不如那伫立着的佣兵眼里的一半风光。

那里面是万籁天际,温柔,精彩又神秘。

他小心地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怕佣兵发觉自己的存在。


他曾是一位神明。

以血为祭,献出生命,痴迷的信徒渴望他强大的力量,对他抱有无上的崇高敬意。

他浑身浸泡在黑红色的血液里,啃噬着世人阴暗残暴,丑陋贪婪的灵魂。

“那是一位控制杀戮与战争的强大又冷漠的神灵。”

他常常躲藏着暗处,沉默地倾听他们的话语。

——可我想当一条鱼。

在深海中沉溺。

于是他便真的洗去自己所有的记忆,妄想当一条鱼。

有海风轻柔地吹过,亲吻佣兵的脸颊和发际。佣兵微微睁大眼睛,伸出自己的手,仿佛在尝试抓住那一缕温柔的风。

瘦弱苍白的手腕在空中微微颤抖,哈斯塔忽然想去触碰他纤细的手指。

这一切都让他沉溺,又难以企及。

他一摆尾,重新游回了深海。细小的气泡翻涌,漂浮到海面上。

他不过是一条鱼,在深海沉溺。

困在海底丛生的荆棘里,每摆一次尾,身上便会多出几道划痕,疼痛瘙痒。

层层叠叠的阴影压住了他。

他也从来没有想离开。

直到那一天,他恍惚间,听到了一道隐隐约约的轻声哼唱。

他想去看看他,看看是谁的声音,让他着迷。

于是他拨开海底丛生的荆棘,妄想一触他的身影。

直到光明消失殆尽。

他回到了寂静漆黑的世界,一动不动地沉睡。

他知道,明天他们即将结束海上的旅途。

他终将与黑暗为邻,却依然为明日的相见心动不已。

那时他将会为他带来最为洁白的浪花。

直到连摆尾的力气都失去。

那也是一条鱼能做的,一切了。

若你欢喜,不如全都予你。

“亲爱的,快看,”红发的男人搂住雇佣兵的腰,笑眯眯地说,“那条鱼拍打出的浪花真漂亮。”

佣兵冷漠地抬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随即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不过是一条鱼罢了。”

哈斯塔重新睁开了他的眼睛,做回了神明。

依然如旧的冷漠残忍。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

#哈斯塔主场

#假如要是看不懂,那大概就是忘了我的伏笔吧



海边的天空阴沉,乌黑色的云大片大片的重叠挤压,耳边呼啸的冰冷海风宛如刀般锋利,把他赤裸在外的皮肤割得生疼。


他却仿佛失去了痛觉般,俊朗的面容依然不冷不淡,就像他无数次看见他那般。


哈斯塔垂下眸子。


高大邪气的恶魔收敛了自己所有的危险气息,沉默不语。


“我以为,你不知道的。”奈布轻轻握住他冰冷苍白的手腕。


“你说的是那件事?”哈斯塔反问。


装傻。


又在装傻。


哈斯塔没敢看奈布。他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可即使是这样,他的脸上却依然镇定自若。


奈布极轻级轻的笑了一下,伴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被风送入他的耳朵。


他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闪着晦涩不明的光,“你知道薇拉的一切,也知道那个海螺。你让幸运儿去搅局,海伦娜她们的所有行动、打算,也是你在潜意识的影响。”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哈斯塔问,“我是一位神明,可我却也仅仅只是游戏的一名参与者而已。”


奈布抬手,掀开他的兜帽,棕色的柔软发丝被海风吹得凌乱,他没有松开握着哈斯塔的手,看向辽阔无边的深蓝色的海。


“你不知道,我有多了解你。”


哈斯塔忽然僵住了。


他艰难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可惜喉咙干涩,竟然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潮湿的水汽随着海风扑面而来。


“……我以为,你从来没有,看见我。”


“你总是关心那个小疯子,和那个嗜血的假绅士在一起吵架。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奈布微微皱起眉头,冷声道,“我在和你谈薇拉的事。”


哈斯塔却依然自顾自的说话,“你看着总是自由潇洒,可我知道,你活的不快乐,一点也不像你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他低低地笑了一下,自嘲道:“毕竟,我是神啊。无所不能,能轻而易举感受到你们情绪的神啊。”


“我终日与黑暗为邻,从未见过所谓光芒,可我想让你看看。于是我把那个海螺给了她,只要你喜欢,我就可以给我所能给你的一切。”


可神不是无所不能的。


“但是,我最后,终于嫉妒了。”磁性低沉的华丽嗓音中在最后,却染上不可避免的嫉恨痛苦。


一瞬间,大雨倾盆而下。


哈斯塔终于抬起了头,那双暗红色的漂亮眼睛里藏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


在雨幕里,一切模糊又冰冷。


奈布松开了他的手腕,却在下一秒被男人拉进来怀里。


他原本清醒的脑海昏沉,只觉得好笑。


又是一场滑稽的闹剧。


“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这样想。”他抬头直直看向那双眼睛,“你终日与黑暗为邻,却曾是我唯一的光亮。”


他叹了一口气,“我们曾经都有过机会,可惜却依然匆匆擦肩而过。”


哈斯塔的脑里忽然“哄”的一下,炸了。



身姿挺拔的帅气绅士穿着一身西装,领口处别了一朵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


他站在雨后初晴的花园里,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


“想通了吗?”


:)我信了文案的邪

说好的虐渣攻

从头到尾只有受在纠结难被虐:)

我还真是谢谢您呐

让我打算开一篇另类的渣贱虐攻文

全程表面虐受实则虐攻

然后文案标,渣贱,虐受,攻控。

嘻嘻嘻

:)

我日你哥

谁都不能阻止老子苏受控受

没有文老子就自己写

【推文】 [西游]被佛法耽误的吐槽大帝

第一人称吐槽文,无cp

最开始看着好笑,越看越压抑

基本后期就是一章刀子一章糖


搞笑有趣又有深度,精彩!!!


我实名强烈推荐,这本书超级好看!!!


很优秀,也是难得一本让我想要细细品读的文。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八)

#鉴于我好长时间没更这篇,我建议你们还是去翻翻之前的回忆回忆。



幸运儿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奈布单独呆在一起了。


在游戏里,他们为了输赢而挣扎拼搏。在游戏外,他们被各种琐事缠身。而自从薇拉来到这个庄园时,他们甚至很难聊上几句。


那个在他初到庄园时,对他处处照看,教导的佣兵的身影,也不知什么时候逐渐模糊不清。


幸运儿歪着头,看着奈布的侧脸,眼底清澈,了无杂质。那种眼神,自从他来到庄园后,露出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忽然开口,低低地叫他一声,打破这一片寂静,“前辈。”


奈布轻轻应了一声。


幸运儿张开嘴,想说话,却突然难过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想说,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像以前那样了,我特别特别崇拜你,特别特别喜欢你,特别特别想和你,在一起。


他把这些话在心里嘶吼,反复重复,却只敢在现实中怯怯地,扯出一张腼腆的笑脸。


于是他便沉默着,奈布也没有催促他,他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等他开口。


“前辈,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你这样一起待着了。”


奈布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转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认真看他。


看他微微卷曲的金黄发丝,看他脸颊上点点的小麻子,看他那澄澈如琥珀的眸子,看他那张似是无辜稚气的脸。


好像,变了。


他莫名回忆起,少年初来乍到时,那双璀璨发光的眼。


原来,也是会发光的啊。



奈布再次看见薇拉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他站在湖景村的海边,耳边是呼呼作响的磅礴海风,冰冷的海水打湿他的裤脚。


大门已经打开,两个队友已经离开,他却直直地站在那里,看着站在门口的薇拉。


高傲的调香师站在大门口,皱着眉头,不耐地看着他,“这局监管带的传送,你还不走吗?佣兵。”


奈布垂下眼睑,一步步走过去,他的语气平静,“薇拉,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


薇拉错愕地睁大眼,而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宛如一只高高在上的贵族猫咪,自大骄傲不可一世。


“你可真是会说笑话,我可不会在意你这种人。”她笑着,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传送的声音响起,薇拉已经失去耐心,转身出了大门。


奈布没有离开,他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红色光芒,就那样等待着。


“我想和你看看海,哈斯塔。”他说。


都闪开
我要搞个大事情
以此为基础

不快乐


重门盖饭:

都8012年了怎么还有人不知道想要同人作者更新的方法是让作者开心!!!


有作者觉得催更让他很有动力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觉得被夸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大家认真讨论剧情人物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诙谐搞笑的评论很开心=更新

总之作者开心=更新


所以催更的正确方法:哄作者开心。讨债式催更请先给作者打钱。

以上。


忽然觉得文手挑战蛮有意思的
下次试试吧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7)

#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填坑
#没有评论,就不想填坑(暗示)



幸运儿找到奈布的时候,他已经醒了。正曲着腿坐在地上,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样出神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会化成虚影,消散的无影无踪。

“前辈,”他下意识放轻自己的呼吸声,小心翼翼地问,“您怎么了?”

奈布缓缓地眨下眼睛,思绪终于从遥远的虚无回到了现实,多了几分鲜活。

“啊?我?”他抬头看幸运儿,笑了,“我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失恋了而已……不,算不上,只能说是被骗了。”

那熟悉的笑容曾经在他脸上绽开过多少次,可又有几次是真心实意的呢?

幸运儿只觉得心里忽然难受起来,也不知道是那块儿疼,反正就是闷闷的,不好受。


薇拉失魂落魄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她想去见奈布,想去告诉他 自己其实已经爱上了他。

但是,即使这样,他会接受吗?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答应了,那也是因为那件东西。

到时候魔法失效,他还会和一个自己不爱,心机又深的女人在一起吗?

她微微红了眼眶。

威廉正抱着球从她房子旁经过,见她这样,奇怪地问道:“薇拉,你怎么了?”

还她回答,急性子的威廉又迫不及待地开口问:“对了对了,你看见奈布在哪里了吗?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和他一起喝过酒了。”

薇拉一愣。

难道法力失效了吗?不可能啊,明明刚才见到艾米丽,她还是一脸担忧温柔地安慰她,为什么威廉却变了呢?

种种思绪在脑海里翻腾滚涌,有什么东西将要喷薄而出。

“他应该在花园。”慵懒缠绵的声音忽然传来,妩媚动人的祭司拿着门之钥,突然出现在威廉面前,脸上带着盈盈笑意。

薇拉忽然意识到,是意志力!

意志力让他们从自己的控制中清醒过来,一步步摆脱魔法的影响。

而意志力最为强大的奈布,却依然沉溺在和她的爱恋里!

这说明什么?一股狂喜猛然弥漫上她的心头,她必须快点去找到奈布,和他解释清楚!

谁知道才走了几步,她的手腕便被菲欧娜拽住,动弹不得。

“亲爱的女士,”妖娆勾人的女人把她抵在墙上,“你是个新人,不知道这里的规则,现在,是时候让你明白了。”

她闪闪发光的红眼睛里蕴含着毫不掩藏的恶意:“你以为,他是什么人都可以独自霸占的?”

盲杖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海伦娜平静地一步步走来,总是毫无波澜的声音却让薇拉有种不祥的预感,“以前的我们,总是互相彼此制约,谁都不可以轻举妄动。”

特蕾西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俏皮清丽的声音此时宛如恶魔的低语,“听说过催眠吗?薇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