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的恶意

萎了,颓了,丧了

都闪开
我要搞个大事情
以此为基础

不快乐


重门盖饭:

都8012年了怎么还有人不知道想要同人作者更新的方法是让作者开心!!!


有作者觉得催更让他很有动力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觉得被夸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大家认真讨论剧情人物很开心=更新

有作者看到诙谐搞笑的评论很开心=更新

总之作者开心=更新


所以催更的正确方法:哄作者开心。讨债式催更请先给作者打钱。

以上。


刚才码文

在码一个我喜欢的梗

码出来开头,结尾和高潮。

刚要码中间,然后突然愣了


突然觉得自己笔力好差劲啊

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打不出来


一夜情

#看似走肾不走心,实则走肾又走心的一款小甜饼
#从良写糖


圈里的人都知道奈布.萨贝达。

这位以一手高超的游戏技术而出名的佣兵先生,在gay圈也大名鼎鼎。

身材不错叫的骚,一旦尝过了他在床上的那股劲儿,简直就跟磕了药似的上瘾。

这瘾不仅上头,还下不去了。

他却片叶不沾身,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圈里一切肮脏龌龊的事仿佛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裘克不信邪。

他怀里搂着个火辣的金发女人,肆意嘲笑坐在他对面阴沉着脸的杰克。

“不是吧?区区一个男的就让你这样念念不忘啦?杰克,不是我说,你也太没种了吧,不就是个一夜情对象吗?有什么好在意的,真是的。”

他捏捏怀里女人柔软纤细的腰肢,不屑地看着坐在吧台前的奈布。

杰克抬眸,不咸不淡地嘲讽:“只能说明你小子不会看人。”

“怎么?从良了?”他嗤笑道。

金发女人此时也给杰克抛了个魅眼。

杰克轻笑一声,他挑衅道,“有本事你尝尝,那滋味可绝了,保证你一次就心心念念,绝对吃不下别人。”

他说完便起身,直直朝奈布走去。

棕发蓝眼的冷淡男子注意到了他,轻轻高傲地对他点下头,便任由他将自己抱在怀里离开。

裘克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不知为何,觉得怀里的女人俗气的令人倍感无趣。

他推开那名女人,饶有趣味地回忆刚才那名佣兵的面容和他们之间的互动。

他伸出猩红的舌尖舔舐略有干涩的唇瓣,带着说不出来的色气的诱惑。

那只娇贵冷淡的漂亮猫儿,好像看着的确很美味呢。

他眯着眼,无声地笑了起来。



“宝贝儿,我念着你很久了。今天终于约着你了。”裘克刚一进门便把人从背后抱住,埋在他的脖颈间,恶趣味地舔舐着他的精致的锁骨,唇摩挲着细腻白皙的肌肤。

奈布纤细修长的手指插进裘克浓密的红发中,冷淡的眉眼间不经意染上点点红润勾人的魅意。灰蓝色的深邃眸子带着某种神秘的吸引力,一步步引着他深陷欲望的囚笼。

再没有接触奈布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能这么合他胃口。

哪怕只是他的一个眼神,便能让裘克兴奋。

他忽然间产生了一种隐秘的快感,不管这个人曾经和多少人有过纠缠,但此时此刻,他是自己的。

他的瞳孔因为兴奋而微微放大,他可以在他身上留下独属自己的痕迹,让他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哭喊出声,宣誓自己的所有权……

为所欲为。

“记着,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奈布懒散地打了一个哈切,斜眼瞄着裘克。

裘克还没开始乐呵,便被这一句话彻底打击到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平静的奈布,“你才和我上床了!”他强调道。

奈布奇怪地看他一眼,“傻x,你记着,那只是个意外。”

裘克睁大眼:“不可能的,你不可以这么渣,你才用过我,然后就踹了我!你们gay圈都这么渣的吗?”

“不是哦。”他抬眸笑了,灿烂温柔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入那双灰蓝色的眼眸,让那双眼睛看着闪闪发光,清纯又美好。

裘克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只觉得自己被晃了神。

“只是我昨天,忽然对你一见钟情。所以,打算和你有一个新的开始,我正式宣布,为了你,我退圈了!”他眉眼弯弯,笑着看向裘克。

“不知道裘克先生,您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忽然觉得文手挑战蛮有意思的
下次试试吧

【all佣】论如何快速吸仇恨(7)

#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填坑
#没有评论,就不想填坑(暗示)



幸运儿找到奈布的时候,他已经醒了。正曲着腿坐在地上,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样出神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会化成虚影,消散的无影无踪。

“前辈,”他下意识放轻自己的呼吸声,小心翼翼地问,“您怎么了?”

奈布缓缓地眨下眼睛,思绪终于从遥远的虚无回到了现实,多了几分鲜活。

“啊?我?”他抬头看幸运儿,笑了,“我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失恋了而已……不,算不上,只能说是被骗了。”

那熟悉的笑容曾经在他脸上绽开过多少次,可又有几次是真心实意的呢?

幸运儿只觉得心里忽然难受起来,也不知道是那块儿疼,反正就是闷闷的,不好受。


薇拉失魂落魄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她想去见奈布,想去告诉他 自己其实已经爱上了他。

但是,即使这样,他会接受吗?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答应了,那也是因为那件东西。

到时候魔法失效,他还会和一个自己不爱,心机又深的女人在一起吗?

她微微红了眼眶。

威廉正抱着球从她房子旁经过,见她这样,奇怪地问道:“薇拉,你怎么了?”

还她回答,急性子的威廉又迫不及待地开口问:“对了对了,你看见奈布在哪里了吗?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和他一起喝过酒了。”

薇拉一愣。

难道法力失效了吗?不可能啊,明明刚才见到艾米丽,她还是一脸担忧温柔地安慰她,为什么威廉却变了呢?

种种思绪在脑海里翻腾滚涌,有什么东西将要喷薄而出。

“他应该在花园。”慵懒缠绵的声音忽然传来,妩媚动人的祭司拿着门之钥,突然出现在威廉面前,脸上带着盈盈笑意。

薇拉忽然意识到,是意志力!

意志力让他们从自己的控制中清醒过来,一步步摆脱魔法的影响。

而意志力最为强大的奈布,却依然沉溺在和她的爱恋里!

这说明什么?一股狂喜猛然弥漫上她的心头,她必须快点去找到奈布,和他解释清楚!

谁知道才走了几步,她的手腕便被菲欧娜拽住,动弹不得。

“亲爱的女士,”妖娆勾人的女人把她抵在墙上,“你是个新人,不知道这里的规则,现在,是时候让你明白了。”

她闪闪发光的红眼睛里蕴含着毫不掩藏的恶意:“你以为,他是什么人都可以独自霸占的?”

盲杖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海伦娜平静地一步步走来,总是毫无波澜的声音却让薇拉有种不祥的预感,“以前的我们,总是互相彼此制约,谁都不可以轻举妄动。”

特蕾西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俏皮清丽的声音此时宛如恶魔的低语,“听说过催眠吗?薇拉小姐。”

霸总式第五人格

#在傻吊的路上越走越远
#ooc
#娱乐脑洞向

  一
“呵,男人,我不得不承认,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杰克甩动着自己银白色的触手,阴森森道。

他被那个嚣张的佣兵砸到头皮发麻。

但即使这样,他也维持着那一层优雅的假皮。

“你是第一个敢连续砸我五个板子的人,很好。你点的火,你来灭。”

——要是被我抓到,就放血你。

佣兵漫不经心地抬眼扫他一眼:“来呀,造作啊,菜逼。”

杰克红金的的眸子闪着漂亮的光,那是怒火。

佣兵看着他轻笑:“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样从不掩饰自己欲望的人了。”

杰克眨眨眼,语气温柔又危险:“那么……男人,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很美。”他赞叹道。

“男人,你这是在玩火。”杰克彻底暴躁了。

抢了库特的小人书苟在旁边机子的艾玛:!!!

两天后

艾米丽看着依然霸气侧漏(皮的雅痞)的佣兵,用带着怜悯的目光从杰克下身扫过。

杰克:???

  二

大门开了,其余三个人都跑了,佣兵依然还在和黑白无常溜圈。

看着隐隐约约要暴走的黑无常,佣兵想了想,在地上贴了个涂鸦,又开始说起来骚话。

“看看,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佣兵声音淡然。

黑无常手一抖,咬牙切齿:“那还真是谢谢您嘞!”

  三

开局撞脸,佣兵都惊呆了。

黑无常牵着气球把他扔到椅子上,冷哼一声:“谁想抢走你,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旁边正打算救人的玛尔塔默默给他来了一枪。

佣兵:打脸吗。

黑无常:气成河豚

…………

佣兵隔着两个板子和黑无常遥遥相望,他轻叹口气:“放弃吧。”

黑无常愤愤抹了把脸,他不甘心地怒吼道:“放弃你,下辈子的事!”

正在旁边拆椅子的艾玛:!!!

两天后

里奥拍拍杰克的肩膀:“要坚强,兄弟。”

杰克:???

  四

前锋和佣兵在愉快地修机,盲女在快乐地溜鬼。

佣兵已经连续炸了好几个机了,前锋开始逐渐暴躁。

终于,在佣兵炸第七个机时,前锋终于忍不住了。

他捏住佣兵的手腕,直直望进他神秘的灰蓝色眼睛,“世间这么多电机,你却偏偏走进我承包的这个。”

佣兵轻飘飘地看他一眼,任由他握住自己:“这有什么,我还要让整个世界知道,这个电机,被你承包了。”

说着,用另一只手又炸了一个机。

传送的声音响起,前锋还没有反应过来,佣兵已经挣脱开来,一个护腕溜了。

……

前锋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他面前却不救他的佣兵,冷笑:“多谢你的绝情,让我学会死心。”

佣兵站在椅子前,弯腰挑起前锋的下巴,微笑道:“求我,我就给你。”

前锋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喊道:“该死!你可是我的男人(队友)!”

正跑过来打算来救人的艾玛:!!!

两天后

杰克和黑无常:???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们?

  五

小丑站在地窖上,和佣兵隔窗对视。

“你队友都死了,还有三台机。你唯一的选择——只有我。”他低声道,低哑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惑人。

佣兵微微挑起嘴角,温柔的眼神望向他身下的地窖,叹道:“我的心都在你那里了,你还在乎我这个人干什么?”

小丑耸耸肩:“一辈子那么长,等你几年算什么。”

佣兵惊讶地发现他竟然可以和自己的骚话对抗。

“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我要你,就够了。”

“你不就是想要我的欧气吗?拿着那五个推进器,给我滚。”佣兵指着板子后的推进器,语气坚定。

“你竟然炫欧!该死的,你惹到我了!”

裘.非洲.克。

佣兵语气深沉:“明天好好打扮一下,我带你去抽奖。”






后来

几个被佣兵气倒的人去找庄园主茬了。

“两分钟内,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庄园主瑟瑟发抖。

他愉快地卖了佣兵。

然后……

佣兵被艹了个爽。

直男们的傻吊日常

#ooc
#傻吊的雅痞
#诶嘿~~~

凯文恋爱了。
他把人家妹子追到手的第二天,就开始和他宿舍的其他三个单身狗炫耀:“老子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呵,单身狗。”

威廉:???
裘克:???
奈布:???

“看什么看?!”凯文美滋滋地打开手机,他的锁屏是一位漂亮的妹子,“昨天追到的,都牵小手了呢~”

那销魂的波浪线把威廉恶心到了,他不服气的大声嚷嚷道,“这算什么嘛?奈布,来,给他看看我们完美的配合。”

凯文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的预感很正确。

奈布往威廉怀里一躺,抛了个媚眼,故意掐着嗓子:“大爷~”
威廉掏出一枚寒酸的一毛硬币,往桌子上一拍,“把你们这儿活最好的佣兵叫出来!大爷我有的是钱。”

裘克掏了半天口袋,终于掏出来了一枚一块硬币,霸气侧漏地指着奈布:“他今晚是我的了,呵,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一派霸道总裁的作风。

“我爸是李x!”

“我爸还是马x呢!”

“好了好了,两个人哪里有三个人刺激啊。”奈布躺在威廉怀里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朝裘克眨眨眼,“来嘛,一起吧,我受的住,别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悯我。”

“男人,这可是你自找的。”裘克冷哼一声。

就在凯文以为他们会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时

他们掏出了手机,开始了愉快的三排 。

“女朋友会陪你打游戏吗?”奈布翻了个白眼,“看看爷儿,现在还不是左拥右抱。旁边的两个小妖精可乖了。”

凯文:???我裤子都……呵,男人!

奈布左右两边的裘克和威廉同时扭头,挑衅地看了凯文一眼,然后同时亲在奈布的脸颊上。

奈布:人生赢家式享受

凯文:艹,辣眼

“其实吧,”奈布忽然开口,灰蓝的眼眸正经起来,声音带着不自知的温柔,“凯文,我喜欢薇拉。你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追到她吗?”

整个寝室的气氛猛然间低沉了起来,奈布疑惑地抬眼,却被三双阴沉沉的眼睛盯的心发慌。

“怎……怎么了?”


薇拉:呵,一群辣鸡。
  人生赢家式不屑

听说今天裘克失忆了

#诸君,我想……


今天的裘克异常暴躁。

求生者们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来自本能上的畏惧。

艾玛嘟着嘴,缠着佣兵抱怨道:“不就拆了几个椅子吗?他至于那么生气吗,竟然还放血。艾米丽小姐今天也被吓惨了……”

奈布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听她抱怨,那双一向神秘的灰蓝眸子里全是对于少女孩子气的纵容与宠溺,温柔又漂亮,漂亮极了。

艾玛抱着他的手臂摇晃,气呼呼道:“你也不安慰我!我好疼的。”

少女水盈盈的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属于她的天真烂漫一览无余。

奈布被她看的心软,叹口气,揉揉她的棕发,“好了好了,我待会帮你欺负回去。”

艾玛这才笑了,奈布支着下巴看她,最终还是垂下眼睑。

不一样,和他不一样。这样的孩子,是被宠着的,让人心甘情愿的宠着。

开局他便听到了一首幽幽的童谣,本应该是充满欢乐的游乐园却成了血腥的地狱。

奈布坐在旋转木马上养乌鸦,猜测着裘克来到这里的时间。

……5,4,3,2,1!

他一个侧身离开了木马,也完美错开裘克的火箭。

高大的红发男人直起腰,华丽而富有攻击性的妆容与手上庞大沉重的火箭都明晃晃的彰显他的危险与不容接近。他冷冷看着矫健的佣兵,再次举起了手里的火箭!

奈布却丝毫不畏惧,他挑衅地对裘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一个护腕瞬间拉到了板区。

他知道,裘克一定会追上的。

果不其然,他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在快速的追上了。

对于小丑不能贪板,他反手便是一个放板。

裘克没有绕开板子,而是直接浪费一个无限锯锯断了板子。

追逐佣兵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模糊的记忆告诉他,他很有可能会浪费一局的时间,然后栽在这个佣兵手里。但是,还有一种更为隐秘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叫嚣:抓住他!无论有多少人离开,他必须留下来!

他一向按心情行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看着前面奔跑的佣兵,一种奇怪的念头升起的莫名其妙。

游戏里虽然感受不到痛觉,但是被击倒的感觉还是让人不爽。

奈布咬着牙靠着墙,大门已经开了,但是幸运儿却不知道为什么,依然没有从大门离开,导致他现在连投降都没有办法。

裘克放下了手里的火箭,他一步步走向佣兵,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带着恶意与跃跃欲试。

不知道为什么,奈布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里升腾起的恐惧与不安像来自地狱的藤蔓缠绕着他。

“你知道吗,我想上你很久了。”裘克伏下身子,食指和中指并拢,抬起佣兵的下巴。

他看着对方忽然收缩的眸子,残忍地笑了,黏腻阴冷的话语像是冰冷的毒蛇,一点点刺入脸上苍白的雇佣兵的心脏,“幸运儿其实走了,可惜好像游戏出了什么问题呢。所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来慢慢享受着一场狂欢 。”

他肆意的大笑起来,像是很久以前,他也被对方这样冷酷的伤害过。






我想……写肉。( ’ - ’ * )

【all佣】 异装游行

#新皮肤梗,有人想看,我就写了
#后续……你们觉得呢?_(´_`」 ∠)_



那是一场无比盛大热闹的游行仪式。

威廉向来不愿去考虑那些带有微妙政治和示威色彩的行为背后所蕴含着的深意,他我行我素惯了,行事也是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他的原意是打算在那里好好玩玩的,马戏团整日都是无聊的表演和被用烂的套路,没有一点新意。

谁知道,这次的游行却无聊至极,那各种粗糙的服饰装扮让他倍感无趣。

聚在一起的人们高声谈论着和他们压根就不相干的毫无意义的话题,宣泄着对政府和国家的不满,还透露着对于未来毫无抵抗挣扎之力的绝望。

威廉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骚动,威廉挑挑眉,带着些许还没有被完全磨灭好奇挤进人群里,想去看看热闹。

只只一眼,他便被对方给吸引住了。

白鹰。

孤高冷傲,性格奇怪,速度也是不一般的快,实力强劲,倒是与它孤僻的性格不怎么相符,威廉想。

他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蛮牛扮相,暗自嘀咕起来:不知道那个人的性格如何,大概也是和白鹰差不多吧。

他挤出人群,抱着自己的橄榄球跟着白鹰前进的步伐,两人之间几乎没有多少距离。

白鹰注意到了他,停下来打量他。

威廉此时却莫名的有些紧张,事实上,他连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跟着白鹰,连自己都不知道。也只是不想,离开这么一个人。

他性格冲动,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蛮牛吗?”白鹰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也和他的扮相差不多,清冷冰冷,如坚冰黑石相撞,又如泉水叮咚,却又带了些喑哑,狠厉与冷淡巧妙结合在一起。扰的他呆愣在那里,宛如一个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年面对喜欢的少女一般。

白鹰灰蓝色的眸子带着探究,细细打量着他这一身的装扮。

“你是过来享受这里虚假的欢乐愉悦的吗?”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浅淡柔和的笑意,带着对青年这一副天真莽撞样子的包容。

威廉一愣,他毫不掩藏语气中的不满与抱怨,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在撒娇一般。“这里连最基本的热闹气氛都没有。”

白鹰形状漂亮的眼睛弯了弯,他对于眼前的大男孩特别有耐心,他们边走边聊,“这本来就不是一场纯粹的节日庆典,它不过是一出凶险的游戏罢了。”

威廉撇撇嘴,他并不喜欢这些掩藏在欢声笑语中的层层杀机。

一个扮作黑天鹅的女人走了过来,威廉的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她,却惊讶地发现她的腰间别着一支漆黑发亮的信号枪,被黑色的羽毛遮挡着,要不是认真看,根本发现不了这名美艳女人的危险性。

“奈布,我们该走了。”她艳丽的脸上却是一片冰冷,“轮到我们出场了,再不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的话,他们便又该放肆起来了。”

说到这,女人讽刺地笑了一下。

奈布点点头,随即他歉意地转头看了威廉一眼,“你应该回家了,马上这里就会变的危险混乱。”

那女人像是这才注意到他,漫不经心地扫他一眼便拉着奈布的手逆着人流奔跑。

威廉没有跟上去,他知道,马上就能再次看见奈布了。

他顺着人群移动,这里乍一看是如此的喧哗热闹,欢声笑语夹杂其间,但他们都心知肚明——在这层表皮下的黑暗丑恶。

一声枪响彻底撕开了这虚伪的伪装。

灰白条纹的斑马放出分身,他的魔术棒帮助他在人群里悄无声息地捣乱;独自一人的孤僻羚羊少女冷眼旁观,她的手上是神赐予的圣物;高傲优雅的长颈鹿轻蔑地看着慌乱的人群;带着鹿角的沉默男子在人群里格格不入,他微微睁大的眼睛看起来有点惊讶……

威廉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发出枪声的地方奔跑。

一只受伤的白鹰,身姿仍然矫健,他对着急忙赶来的蛮牛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一下出现在他身边,威廉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现在,”白鹰伏在他的耳边,靠在他的身上,声音微弱,“带我离开这里。”

他顿了顿,接着道,“去华特街,我要去见一个人。”